返回

达尼丁——新西兰人的精神家园

图像

达尼丁——新西兰人的精神家园

201589,近一天的旅途奔波之后,我终于踏上了新西兰的土地。不敢想像,从未出国的我,能有机会去到地球的另外一边。达尼丁,这座新西兰内最传统的城市成为了我此行的目的地。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天来到达尼丁时的情形,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一行15人到达市中心广场的时候,悠扬的钟声从气势恢宏的圣保罗教堂传出,回荡在整个Moray Place广场。让我惊喜万分的是,我们竟成了达尼丁市长的座上宾,在特意准备的欢迎会上,我们用毛利人传统的碰鼻礼仪进行问候,短短的相见,这座城市的朴素与亲切之情已扑面而来。

达尼丁堪称一座教育之城,拥有深受莘莘学子敬仰的University of Otago和百年老校Otago Polytechnic理工学院。此外,达尼丁还有许多古老的中学,足见新西兰人对教育的重视,达尼丁不愧为新西兰人的精神家园。占据市中心Moray Place广场西南一隅,创立于1876Kavanagh College是我校的姐妹学校,在接下来的两周中,我将在这里度过难忘的学习生活。

第二天,我的住家Sharon带着我和同行的校友来到卡瓦纳学院。经过了短暂的参观,我就由学伴Oscar的带领下,随他进入了课堂。在与Oscar的交流中,得知他曾在不久前游访过上海,仍对这座现代化的都市恋恋不忘。可见上海和达尼丁作为友好城市,交流甚密,这也让我对接下来的行程充满信心。但经过短暂的学习,我发现而校园生活却和我们有着许许多多的不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浓厚的课堂氛围以及丰富的教学课程。尽管一堂课上最少只有不到10人,最多也不过30,但是学生和老师的互动异常积极。物理课上,可以看到同学们和老师激烈地讨论一道例题;生物课上,大家围在长桌上,判别骷髅模型的年份;数学课上,尽管只有五个学生,但仍然热闹非凡……无论是那边的同学还是老师,都热情地邀请我去参与他们,置身其中,尽管存在或多或少的语言障碍,但丝毫不影响我乐在其中。比起国内,这里的课程更加丰富,除了传统的基础课程,学生还可以选择艺术、戏剧、法语、德语、食物养生等富有特色的选修课程。此外学校还专门建造了休息室和专业选修教室,最大程度地便利学生的日常学习。

除了成熟的教学体制,我还体会到了新西兰人独特的精神文化。当时适逢卡瓦纳校庆前后,也就是他们所说的Kavanagh Day,我作为White House 的一员,和他们一同度过这难忘的一天。卡瓦纳是一所教会学校,在长达一个小时ceremony上,我被当时庄严浓厚的氛围所深深感染,而在之后的活动中,又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和活泼。除此之外,新西兰还有这其独特的毛利文化。我们来到奥塔格博物馆,参观了“太平洋上的航海者”留下的痕迹;我们前往Araiteuru Marae,荣幸地接受了毛利人的传统仪式,成为他们的朋友。

达尼丁被苏格兰人誉为“苏格兰以外最像苏格兰”的城市,这里的建筑渗透着苏格兰风情。我们来到了负有盛名拉那克城堡。这座城堡坐落在奥塔哥半岛绵延的群岭上,是早期政治家的工作场所。它独特的建筑风格,是新哥特式复兴主义建筑与英国殖民时代建筑的结合。其华丽的内部不仅有意大利的石膏天花板、威尼斯的玻璃墙、一吨重的大理石浴盆,还有南半球唯一的乔治王时代的悬梯。通往城堡的高速公路修筑在半岛的沿岸,一路风光非常迷人。置身于城堡和它具有历史意义的花园之中,我感受到达尼丁这个城市的独特韵味。站在城堡上眺望,美丽的海湾景致尽收眼底,达尼丁港口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

我们还来到了著名的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它是唯一一个坐落在大陆上的信天翁培育喂养中心。信天翁是世界上最大的海鸟,而皇家信天翁又是其中最大的一种,从头到尾1.2,两翅间距离可长达3.3。每天黄昏时分正是信天翁在此出没的时候。看它划着优美的曲线,在广袤的天空,大地和海洋间迎风展翅,自由滑翔,让人心胸开阔,豪情顿生。暇想一下,如果在一片云淡风轻间俯视过苍茫众生,会是什么感觉?每当有信天翁过来,大家都动作一致地呼叫着,然后仰起头,举着手机,追随着鸟儿的身影。

两周的旅程有太多的可以回忆,也让我感受到了不同的生活方式。最后,我想隆重地感谢我的住家SharonWayne,他们的亲切与热情让我这位万里之外的异乡来客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和温馨,太多的生活细节,太多的感动瞬间,不再一一赘述,希望他们有机会能够来到上海,同时也衷心的希望达尼丁和上海两座城市能够长久地保持亲密的友好关系。

 

徐耀慧